中国医疗人才网专业提供医疗卫生、美容保健、医疗器械、生物制药、药店连锁求职招聘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医药人才网 > 职场资讯 > 违法曝光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9-10-30 浏览量:
两年前,被爆出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戒网瘾学校“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经历过被举报、被调查、被注销办学资格后,再次泛起波澜。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因发声而遭受威胁
10月5日,知乎大[email protected]温柔发表文章《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他们报复到自杀》一文,再次将这所学校推向风口浪尖。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对此,豫章书院创办者吴军豹曾在微博发文否认真实性,并称已报警(事后警方并未找到报警记录)。
但到了10月24日,@温柔和目前仍在积极帮助前豫章书院的学生搜集证据的志愿者@wee43,都收到了死亡威胁。
而给@温柔发威胁信息的人,两年前也曾发过相似内容。
事情一波三折,也越来越令人紧张。
聚焦到最新的“死亡威胁”,吴军豹表示是“网络黑社会嫁祸”。
也就是说,如果双方所言皆真的话,那么这个发出死亡威胁的就是第三方,而且是双方都不知道的第三方。
这种被威胁的人在明、发出威胁的人在暗的状态是可怕的,不应持续的。
目前,事情看似云里雾里,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有一点却很明确:这个社会,有义务也有能力保护为了真相和正义发声奔波的人,有责任也有依据处置发出威胁恐吓的人。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疑似威胁短信
无论是当初将豫章书院推向风口浪尖的志愿者,还是时至今日还在搜集豫章书院及其负责人涉嫌违法犯罪证据的志愿者,都是在为受到伤害的学生、为这个社会做积极而有益的事情,他们勇于奉献的精神值得肯定、值得学习,更应受到保护。
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远的不说,据红星新闻报道,就在10月24日,四川甘洛县一男子喝酒后,在村微信工作群内发表了18条威胁、恐吓各级干部的语音,最终被警方拘留。
再站在吴军豹的立场来说,其创办的豫章书院被注销是罪有应得。
但如果死亡威胁不是出于他的授意,被嫁祸的吴军豹,也应得到法律的正名和保护。

豫章书院究竟有多可怕?
陆凯称,他在豫章书院5个月里,至少挨了500次戒尺。拒不拜孔子、偷看课外书、上课不专心都会成为挨打的理由,“很容易就触犯到学校里规定的条条框框。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据此前新京报的报道称,新生进入到豫章书院都需要先在烦闷室关七天。
2015年11月,12岁的陆凯(化名)就被父母以旅游为名,骗到了豫章书院。
刚进去,陆凯就被关进了烦闷室,里面放着垫子和被子,旁边还有个尿桶,小便只能在那里解决。“进去之前,我就想跑,大声呼救,但是没人理我。”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学生手绘烦闷室示意图。
当时,烦闷室内已经有两名学生,他们告诉陆凯,在烦闷室不要有过激行为,否则会受到更重的惩罚。
陆凯赶紧冷静下来,“后来就平平静静度过了7天。”
要知道表现不好的话在烦闷室里关的时间可是要延长的。吴军豹称,这是让学生反省的地方,如果没有这一步,问题学生马上会在学校打老师。
但在很多学生看来,关烦闷室更多的是给人带来压抑和绝望。
“不知道会被关到什么时候,心里很恐惧。”王玥(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烦闷室的门是铁栅栏,外面的人来送饭时,还要把碗倾斜一下才能进来,“就跟喂动物一样。
和陆凯一样,王玥也是被关了7天。出来前,学校会让他们签一个协议,但协议内容学生看不到,只留一个签字的地方。“不签字就不能出去。”王玥说。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蓝色门内是修身学校烦闷室。
从烦闷室出来,新生就可以正常上课、生活。
学生们的一天从早晨五点半开始,先拜孔子、进行“晨仪”,再开始一天的学习。
晚上要考德,点评大家的表现,犯错误者挨戒尺或龙鞭惩罚。谈恋爱、男女交流、打架、闹自杀、抽烟等属于大错,会挨龙鞭。
对于龙鞭的材质,多数学生称是钢筋,有的说是玻璃钢,但吴军豹称是空心的塑料管。
陆凯就曾因试图逃跑被抓住而当众挨了龙鞭。“几个教官把我按住,用力打,每次都打在屁股的同一个位置,让你疼痛加剧。”
挨戒尺更是司空见惯。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豫章书院牌戒尺
吴欢(化名)曾因厌学、离家出走,被父母两次送进豫章书院,每次呆了3个月。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这里体罚很常见,小错打戒尺、大错打龙鞭。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一名学生被龙鞭抽打后。受访者供图
对于学生反映的体罚问题,南昌青山湖区曾回应称,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
书院确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科体局依法依规对该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
不过后来,青山湖区教科体局在回复江西省教育厅信访工作平台上一封《豫章书院虐待学生》的信访件时,却曾表示,投诉内容不属实。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豫章书院停办
但创始人仍在从事教育咨询?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在豫章书院修身学校之前的 2007年,吴军豹前后成立了南昌市青山湖区龙悔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南昌市龙悔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
不过,上述两家公司,因未报告企业情况,均已被工商部门吊销。

但据新京报报道,当时吴军豹还创办了一家戒网瘾的特训学校“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以下简称龙悔学校),校址位于南昌市新建县。
刘丽(化名)曾在2010年6月份被送进龙悔学校,待了4个月。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后来豫章书院的学生说的关烦闷室、打戒尺和龙鞭在龙悔学校就有,名称也一样。“我们那时候,龙鞭是外面一层竹子,里面是钢筋。”
刘丽有一次因为说脏话,被打了25下龙鞭。“打完之后,屁股都是紫的,硬邦邦的感觉,一个月都是趴着睡觉。”
豫章书院的部分学生实际上也是来自龙悔学校。曾经在豫章书院担任学生校长的刘军(化名)就是从龙悔学校来的。
“我是2013年7月10日进龙悔学校,11月份到豫章书院。那时候豫章书院本身也已经有学生了,龙悔学校的女生也在5月份左右就过去了。”刘军告诉记者,以前学校流传着一句话,“龙悔,龙来了也后悔。
事实上,后来豫章书院的管理层几乎也都是来自龙悔学校。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在媒体和学生群体曝光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存在暴力体罚学生,并质疑该校是一家戒网瘾学校后,吴军豹也曾在组建媒体群中表示,“豫章书院修身学校不是戒网瘾学校,是合法批设的工读学校。”

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可以送工读学校进行矫正和接受教育,不过,应当由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或者原所在学校提出申请,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

新京报采访多位学生和家长,均表示,进入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并不需要经过上述程序。“没有找教育部门申请,直接报名就可以进去,半年学费三万多。陆凯的父亲陆明(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此外,《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还规定,工读学校除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要求,在课程设置上与普通学校相同外,应当加强法制教育的内容;不得体罚、虐待和歧视学生。

“在里面都是学四书五经这些国学内容,没有法制课。”吴欢说。

而且吴欢还表示自己遭到过体罚。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虽然目前豫章书院已经停办了快两年,但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吴军豹担任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的这家江西堂渊文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由江西豫章书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更名),其经营范围里同样有“教育咨询”的项目。
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最后说回因举报之前豫章书院种种恶行而遭受到”死亡威胁“的志愿者们,不管这些威胁是否是吴军豹所为,恐怕都已经涉嫌触犯法律,希望警方可以早日调查出结果。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医疗人才网www。medrc。net”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有侵权,请与医疗人才网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分享到:
400-800-7652
服务热线
关于我们
产品与服务
收费与推广
网站特色
咨询反馈

Copyright © www.sb1881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专注医疗卫生行业人才发展,并提供专业的求职招聘服务! 中国医疗人才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056号

99彩票网址多少 湖南幸运赛车计划 安徽快3 上海快3开奖 重庆福彩网 吉林快3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 山东体彩网 乐彩网导航 江西体彩网